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湖散人的博客

认识有缘的朋友,致力于教育科研事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读书与写作  

2017-08-18 08:02:46|  分类: 经典阅读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鸣弓《读书与写作》

生活在当代,读书不可或缺。不读书会显得孤陋寡闻;少了书香难免俗气逼人。靠书本讨生活的“书虫”自不必说;三教九流,各色人等,乃至引车卖浆者,无不时时埋头读“网文”。方寸“屏书”,尤让红男绿女上瘾,“不可一刻无此君”。比较而言,纸质书的阅读市场就凄清多了,逞被网书取代之势。

尽管现代通信技术提供了太多的“以说代写”的快捷,生活中,依然离不开写作。决心书,计划书,检讨书,申请书,写心得,订合同,假条,留言,短信,微信,蜜语,情话,等等。写得好不好,效果迥异,凭一纸甜言蜜语打动姑娘芳心的例证时见网传。

读书未必皆为写作。消遣,解颐,佐谈资;启思,益智,养心性;闭门读禁书,“翻墙”看禁闻,满足好奇心;等等。

写作必须读书。写作的基本工具是文字词汇,只有熟识掌握尽可能多的基本工具,并善于驾驭调遣,方可避免“蜀中无大将,廖化作先锋”的无奈,和“低标准,瓜菜代”的瘪三窘境。言之无文,行而不远。文采飞扬的根基还是文字语言,妙笔生花,文字出彩,左右逢源,纵横捭阖,点石成金,引经据典,六经注我。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

读书,理所当然包括鲁迅所谓世间这一部活书,自然、社会、他人皆书本。未必读书人咸臻“判天地之美,析万物之理”(庄子语)之化境,也别奢望做出“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”的惊世名文,但多读至少可以助你把文章写得文从字顺,避免常识错误,掉书袋也不至于弄巧成拙。

阅读生活心浮气躁,蜻蜓点水,细节描写势必失真走形,甚至不合常识,沦为胡编乱造。用事实说话,举我所读报刊及近年甘肃版图书所见为例证。

长篇小说《马莲河之恋》为衬托一学生“彻骨彻心的孤独”,作者杜撰:“白杨树的叶子已经泛黄,丝丝缕缕的秋风轻拂而过,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”时间是高二下学期。下学期不是在春夏两季吗?秋风从何而来?天气乱套,秋风夏到!

诗集《岁月静好》,有厌恶喜鹊“张牙舞爪的清高”一句,殊不知喜鹊有爪可舞,而无牙可张。写为六婶送葬,则吟今天“我们也放下了肥硕的头颅”,读之令人瞠目。肥头含贬义且勿论;为亲人送葬,可以低头或叩头致哀,唯独不可将头颅“放下”——那不啻“脑袋搬家”了吗?

《一个西北村落基督教信仰的考察》, 属某高校课题项目。学者论著,居然有“渭河由东而西”一说,令人错愕。渭河由西向东流,那是初中生都知道的常识啊!

在“无错不成书”的时代,报刊差错在在多有,包括首席大报《人民日报》。201162日该报评论《在良性互动中寻求“善治”》曰:“同样面对质疑,从‘失窃’、‘错字’,到‘经营会所’,故宫的回应左支右绌、差强人意。”由失窃引出的故宫拙劣表演,国人自然很不满意。然而评论却称故宫作为“差强人意”,大谬!作者以为“差强人意”就是不能令人满意,其实,这个成语恰恰是说大体上让人满意!

掉书袋出错,并不罕见。作为学者书的《中共甘肃省委党校学者文库·杨光祖集》,把“大快朵颐”误解为“大快人心”,将成语典故“言人人殊”、“王顾左右而言他”误作“人言言珠”、“罔顾左右而言他”,将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写成《长恨歌》,等等。还有“同时济辈”,好像是照搬网上的错误,济辈,不辞,应为侪辈。

《话说兰州》在介绍白塔山巅“牡丹亭”后,顺便联想道,“此牡丹亭自然没有崔莺莺和张生的《牡丹亭》故事里那么多的离愁别绪”云云。这一联想“王冠汤戴”,把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当成汤显祖的《牡丹亭》。

该书还有明朝“那个要饭皇帝的十七世孙崇祯”一说。扳着指头细数,明朝从朱元璋到朱由检,总共不过十二代,“十七世孙”又从何说起?

《遥远的小巷》有“七月流火的炎炎夏天”句,“七月流火”典出《诗经》,是说夏历七月(公历8月)大火星渐移偏西,酷热始退,天气变凉。七月流火,常见被当作盛夏骄阳似火误读误用,一是不知其然,望文生训;二是错把夏历当公历。

《唐宋词概说》,解说或传为李白词《连理枝》的“守羊车未至”:她守望着皇帝的来临,但是皇帝并没有到来(隋炀帝曾乘羊车在宫内行走,羊停在哪个妃子门口,就与哪个妃子住宿)。作者稍一疏忽,就把晋武帝写成隋炀帝了。

《典故伴我成长》,竟然将孟尝说成“孟尝君”。孟冠田戴,其来有自:“百度知道”的“满意回答”径称孟尝即孟尝君。其实,孟尝是汉代人,任合浦太守,创造了“珠还合浦”的奇迹。“孟尝高洁”的赞誉由此而来。以孟尝为田文的错误宋人早纠正过。不成想为学生普及典故的图书,以及大众随时问学的“百度”老师仍出此错。

《阴平古今歌谣选》,有段歌词和《论语》篇目有关,“学而第一起歌头,魏征第二好风流,李仁第三”,“子海阎利第九”和“雍爷第十”。“魏征”应为“为政”;“李仁”应为“里人”;“子海阎利”应为“子罕言利”;“雍爷”应为“雍也”。所以错得如此离谱,不知所云,足见作、编、校对经典《论语》茫然无所知,“读经”云乎哉!

恕我直言,学者、作家頻出知识差错,委实不应该。著书立说,古人谓为“名山事业”,庄重得很。而读万卷书,似乎变得难以企及,俗世的诱惑,浮躁的习染,急功近利的躁动,文化快餐的冲击,对网络复制、粘贴的过度依赖,都使得静心读书越来越不易。然而,为了写出可以藏之名山的不朽著作,或者退而求其次,就算为避免著述出现知识性差错和文理不通,你也需要静下心来,老老实实地多读几本书。
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